这是我看过近十部大河中最美最好看的大河剧,看完以后对于天璋院笃姬,对岛津齐彬都会有深深的崇拜.
编剧在基本遵循历史的前提下插入了数不清的轶事,合理的将笃姬的形象变得无比丰满.
前二十集的少女笃姬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青春可爱的少女形象,二十到二十九集刻画的与德川家定的夫妇爱情无比饱满,雅人叔饰演的德川家定给这几集添加了无比的光彩,雅人叔和小葵间的每个眼神都碰撞出了无比的火花.三十集开始的大御台所形象更是将这部剧的核心思想”女人的道路是一本道”诠释的淋漓尽致,让我对于历史上的笃姬都充满了崇拜.
宫崎葵在22岁就能将这么复杂的一个角色诠释的如此完美,真的是佩服!

【人生第一篇评论这是要献给笃姬了!】

要上电视剧的人物和故事必须得是波澜起伏的才好看,这也是为何大河剧的背景最多的是以战国时代和幕末时代为舞台的原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困惑塩退坑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前天熬夜至凌晨四点半看完以后心绪活络竟然又拖了快半个小时才入睡,更别说第二天早晨还得七点半起床赶机场大巴,昨天混混沌沌一路瞌睡不断的旅途中模糊回想的都是这部剧,甚至于在虹桥消磨时间的中途又抽了一集重温。除了中学历史书上稍微提及过的日本历史(基本也就明治维新那段时期),对其余日本发展历程几近一无所知的我对这部大河剧有这么强烈的触动就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那就趁此机会写写自己的感受

论笃姬的人生也确实算得上波澜起伏,其中也有很多的渊源巧合,让人感叹人生的奇妙。

先说说最揪心的几处哭点:
1.笃姬离开萨摩的时候。之前和父母见面那一段也特别感人,尤其是父亲对女儿隐忍难舍的亲子之情,还有一直追送的尚五郎一行人。但印象最深的还是笃姬在船上甲板对几岛说的话,讨厌几岛所以不会让自己讨厌的人围看自己辱没使命,最后一次为萨摩流泪。殊不知这就是对故乡最后的惜别。
2.几岛的离开。将军去世后几岛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能猜出她要离开笃姬了。落饰前几岛为笃姬梳发时并未察觉且依旧沉浸在家定之殇的她说,你会呆在我身边吧,几岛怔了一下沉默无语。最后几岛和笃姬相泣时笃姬一句“几岛你哭起来可真难看”愣是让二人破涕为笑。
3.尚五郎和笃姬的最后一次见面。这段真是把我哭成傻逼。很奇妙的,尚五郎和笃姬的每次相见都看的特别入神有感触,大抵是对二人命运交错的叹息吧。最后一次见面世界已然天翻地覆,幕府消匿大奥落幕,一个崭新的国家即将揭开,但纵使身旁再天旋地转当二人一同下棋时好像又能重回以前的时光。这时候的笃姬身边的旧人大都离去,但尚五郎却照旧安慰她,大家的离开只是为了准备日后重逢的欢乐,在期待下次的相聚时尚五郎将自己的手覆在久未痊愈的伤腿上,这大概是最让人难过的一点。这次见面前尚五郎与几岛相见,几岛说起来无论如何都要再见一次公主,也许这更坚定他要与笃姬相见的决心吧,也深知这就真的是最后一次相聚的机会了。知道尚五郎病逝的消息后笃姬手里紧握着将二人命运从出生起就牵系在一起的护身符泣不成声。哭的如此之悲恸,在剧里除了家定去世再无其他。
其实我是没想到最后导演会安排尚五郎的坦白,总想着经过这么多风雨深知各人的命运轨迹后这种情愫也无需明说,所以当笃姬作出回答时自己竟然也揪着嗓子(甚至略有些害怕,毕竟我是觉得她心里始终只有家定),而笃姬果然又聪明的回避了他的期待,如他所言“好狡猾的答案”,两人相视而笑,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呢。
翻短评里有一条大约是,幕期幕落,依然还是於一和小五郎。可喜欢这个评价。
4.家定去世那集知道太痛心一直没敢看,所以之前是直接跳到30集去看翔太。雅人叔和aoi两个人的组合实在是火花十足,尤其第一次家定英雄救美那段(后续笃姬还接连不断回忆这段)看的我的心也砰砰跳。离开那集有心理准备戳泪失败,但我最喜欢也戳心窝的不是离世前对笃姬的告白,而是当本寿院阻止二人见面家定径直向哀怨的笃姬走去那刻,能看得出这是他第一次为心爱之人忤逆母上的决心。
以及后面江户面临攻城之险时的家定还魂(看的我惊喜死了好嘛!)也特别打动我,也正是他说的德川家族的心让笃姬坚定了心意。

从一个分家的女儿变成了大奥统领御台所,并且在幕末时期对于历史的走向起了巨大的作用,大概少女时代的笃姬也是不会想到的。

写到这里也不得不说,其实本来我也是以看aoi和雅人叔的心情来看这部剧,而且家定和笃姬之间的感情因为之前一直都听说过,这俩人在我心里也是CP级别的存在,但因为收获瑛太是个惊喜所以话比较多><【后面还有翔太,一出场就让我眼前一亮

笃姬原名叫“一”,出生在鹿儿岛萨摩藩分家的一个女儿,在21岁的时候成为御台所(将军的正室)。分家的女儿当了御台所是什么概念呢?大致就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闺女成为了王妃。差不多就是今天的英国凯特王妃。但放在200年前,阶级分层特别明显的日本,那个戏剧性便更是不得了。

—————————一个星期后的分割线———————————-

尽管对于笃姬来说,人生一步登天了。但在她49年的人生中,至少有一半的日子是在煎熬和不断地突破困境中渡过的。

上周本来想着还要续写对主要人物的看法,受时间限制未遂。不写完总觉得不完整,毕竟难得下定决心写长评,还是有始有终心里舒坦些。
题外话一句。因为笃姬最近转战日剧坑且乐得自在,并且迅速跳入shota绵羊坑,鉴于从四月开始就对美剧热情熄火,笃姬也许会成为我重新开启日剧大门的里程碑,必须作此标记。

这是她所处的时代的关系。当时已经进入了19世纪,欧洲的列强造出了大船和大炮开始出征亚洲,试图打开闭关锁国的日本。国内,德川幕府统治了200多年,政治腐化,后人也不给力,已经管不住各处的大名了。德川幕府就好比一搜老化的大船,驶入了波涛汹涌的区域,任谁也救不了了。而笃姬却把自己送上了这艘注定要毁灭的大船。

於一,这是一个放在中文语境下都会喜欢的名字。
暂且不论影视剧的美化历史,从於一到笃姬到御台所夫人再到大御台所夫人,她身上具备所有名垂历史的成功女性的必备素质:坚韧、机智、敏锐、果断、沉稳、开明和必要时刻的大局观。从某种角度看,她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名普通女性,但自小的历练和大奥的争斗却让她以自我的方式统领大奥,没有神机妙算和他人锦囊妙计相助,她只是一步一步以自己的方式引领着末期幕府时代的走向。看惯了各类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宫斗戏后笃姬简直像一流清泉的爽快【虽然知道这不过一部是日本主旋律大河剧】。
必须提一下主演Aoi.小葵的演技实在是没得好挑剔,能把一个角色从青葱少女演到陈暮之年本身就不容易,况且还能把角色细微的心理变化、动作神情都演得如此到位那更非一般演员所能控制到位的。看完这部剧更确定小葵是80后最喜欢的日本女演员没有之一。
很喜欢的一段是幕府败落后周围的人相继离开各谋生路,每个人都怀揣着人走茶凉带来的荒凉和失落感,但结尾旧相识们相继来看望笃姬拍合照真给人一种旧时光重现的温暖感。
不清楚处于真实历史中的笃姬是怎样的形象,但剧里的笃姬,这个从萨摩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江户历经三代将军的女性,从一而终践行着她所崇尚的女子之道:一旦出发绝不后退(这里菊本的原句是:女人之道,只有一条:违背天命,回头的话只会给你带来耻辱)。这是她的故事,更是她的史诗。

首先是她的丈夫问题。在大河剧里面,雅人叔扮演的幕府第13代将军德川家定只是一个装疯卖傻,然而实则特别洞察人事,还对笃姬温柔深有感情的人。可是查一下史料,据说真人脸上有一大块胎记,而且还是个脑瘫,那笃姬作为她的老婆也实在是……作孽。(雅人叔大概把家定美化了1万倍。)

每个加入将军家的御台所大都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笃姬当然也不例外。大家都看出家定也是活不久,所以笃姬的任务是,说服家定和大奥里的女人拥立一桥派,也是她的养父一帮的德川庆喜做第13代将军。但是家定和大奥都偏向于纪州派的德川家茂做继任将军。一方面是养父那派的期望,另一面是和她(在剧中)感情日渐良好的丈夫,可想而知笃姬作为夹心饼的难受劲了。

现实中也会有这种情况吧。在公司里面,处处有各方利益的博弈,当你身处的两方的势力都要比你大的时候。既要平衡好各处地微妙关系,又要能够把事情推进,那是需要多大的政治智慧。

第二段戏剧性的桥段是庆喜上台时,养父已逝,笃姬此时已经完完全全地站在了夫家的那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故乡成为了倒幕大旗,为了重新分配权利,要彻底毁灭德川家。

什么都是可以变的。当年为了把笃姬嫁入幕府,西乡隆盛四处奔走,连笃姬的嫁妆都是他置办的。而仅仅不到十年后,他成为那个举着大旗,为了倒幕不惜要屠杀江户城的首领。

在笃姬还未出嫁的时候,大久保就是一名低级武士。在倒幕的活动中,他甚至和京城的官员朝仓平起平坐,之后又成为新政府中的重要官员。

曾经是笃姬的老女的几岛,当年为了完成拥立庆喜的任务时和笃姬站在同一派,任务失败后,和笃姬告别,因此,从个人情感上来看未必是和笃姬一条心。在倒幕前夜,又出现在笃姬面前,帮助笃姬向西乡传达和解的心愿。

大约人和人之间,并没有永远的感情维系,只有目标/利益是否一致的关系。恰好今日日本的天王级组合SMAP也宣布解散,原因也是成员之间的关系恶化,利益无法调和。可能他们从一开始也就没有一条心过,不过当年必然有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的念头吧。

谁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走了很多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人,又来了一些一起战斗的人。曾经有一些人以为,啊,可以并肩作战到最后呢,但是没有想到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笃姬的一生中,经历了很多重要人的离别。自己的菊本、生父、养父、丈夫、几岛、养子家茂、小松、西乡、大久保、和宫……最后留下了她一个人。幕末重臣胜海舟对于笃姬的评价是“非常具有忍耐力”的一个人。

从一个平凡的人家的女儿,到了人上人,又走下神坛,变成一个普通人,从幕末走向明治维新的大起大落的过程中,大约只有坚信“这是一条没有退路的直道”,才能承受住巨大的压力,忍耐那么多的艰难之事,走到最后的吧。
 
以上。
Aki

微信公众号:Akinodorama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kil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