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剧,是日本NHK电视台每年一部的历史剧,每周一集。自1963年至今,是每年日本最重要的电视节目。节目之前的电视宣传,文库本小说的出版,剧中人物所属地县的观光计划,模仿剧中人物制造的玩偶甚至手机链等装饰品,什么叫做文化产业,大河剧是合格的模范。

这是我看过的第一部日本历史剧。最初是好奇,日本的历史究竟是怎样的,他们的文化、信仰、穿着、住所,很想一探究竟。

      在一次杂志分享活动中,同行者向我大力推荐电视剧《笃姬》,盛赞其剧情和精美服饰。一听50集的剧长,我差点没晕——要知道近十年来就没看过这么长的剧。

 

日本的“大河剧”,由NHK制作,每年一部,都是有实力的演员出演,比较忠于史实。《笃姬》一共50集,想想每周一集的更新速度,真是要一年才能看完啊。还好我是等它出完了才看的,哈哈。

      因不久后即将去日本九州北部,旅行之前总是想预先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藉此更有代入感。于是就在线追了起来,是为我看的第一部大河剧。去九州前,看到德川家定死掉(第27集),回来后本想把剩余部分放在来年去鹿儿岛(看樱岛)之前再看,后来还是看完了。回头细数每集40分钟x50集,因接下来的安排和重心,短期内不会再看大河剧了。

大河剧的概念,据说源于大河小说。最早出现的是大河小说,被认为是罗曼罗兰写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当时这些小说被称为roman-fleuve,翻译过来就是大河小说。这种小说通过写一个人物或者一个家族的经历,来反映出其所处时代的变迁,所谓时代的滚滚洪流,因此命名为大河小说。大河剧多改编自一些历史小说,但历史小说不一定是大河小说。大河剧的概念现在已经只是单纯地指长时间播放、演员阵容强大的大型电视连续剧。虽然改编自小说,但不同于我们的古装剧,多有严密的历史考证,可以当做教科书来看。演员也会因为出演大河剧而感到光荣,那是对演技的一种无上的肯定。

笃姬小时候的生活很惬意。出生在萨摩岛津分家,原名于一,父母慈爱,兄长关怀,还有好友尚五郎。小时候的于一,开朗活泼,喜欢读史书,喜欢下围棋,还喜欢装扮成男孩子去私塾上学。那时候一切都很安详,剧情进展缓慢,但是风景很美,尤其是樱岛——萨摩最美丽的火山。

      言归正传,《笃姬》是目前我所看的唯一一部日本历史剧,因此无法横向比较,但丝毫不妨碍它在我心中的地位。

 

于一小时候,母亲告诉她,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有自己的职责,这句话伴随了她的一生。萨摩的女子,都有着一份独特的骄傲。

      从最初对武士、大名、将军的月带头感到别扭,到对剧中最后男士现代发型的不习惯;始终觉得武家、公家公主的衣着都很精美,华丽中透着淳朴,那是不同于武媚娘盛唐时期极尽奢华之能的美;全剧配乐是西方电影惯用的、以剧情配乐、以人物出场配乐,甚是相得益彰;剧中的每一位,从主角到配角,甚至只有几个镜头的角色,都演绎得那么个性鲜明;结尾对主人公一生的倒叙浓缩手法,颇具新意又显质朴。这些细微之处不胜枚举,但最入我心的,还是全剧贯穿始终的——日本人对义理、人情和天命的态度和践行。
        
      义理
      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把日本人的“义理”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对社会的义理”,即向人报恩的义务,另一种为“对名誉的义理”,指使自己的名字或名声不受玷污的义务。
      如果说菊本在于一被岛津齐彬收为养女之际自杀,是由于世俗偏见,仆认为对主人最好的回报,那么在萨摩藩即将向江户进军、攻打将军之时,小松带刀向领主恳求允许笃姬生母给此时已是天璋院身份的笃姬写信恳请她回到萨摩,是对于之前笃姬遵从岛津齐彬安排成为将军御台所、入住大奥改变幕府之对萨摩恩情的回报。

前段时间看完笃姬后,找来口碑不错的《汉武大帝》来看,最近看《走向共和》,有几点感受。

尚五郎暗恋着于一,于一却并不知情。尚五郎经常去于一家,于一教他下围棋,两个人总是一边下棋一边聊天,这也成了他们日后每次相逢时必做的事。尚五郎为于一,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呢?于一望着远处的樱岛,笑着说“我要嫁给日本第一的男子。这个男子,并不一定真的要日本第一,只要是我心中的日本第一就够了。”

      人情
      对亲情、对他人情感、个人情感立场和意志的自然表达与着力刻画,也是本剧的特色。这可能也是与以女性为主人公、注重女性视角的拍摄有关。
      当养父岛津齐彬去世后,笃姬才打开其生前发来的最后一封信,上面写着:当有一天萨摩与幕府将成为敌人,你的身份一定感到非常为难,到时你就走你自己坚信的道路吧,这才是我选中的公主……当笃姬生母得到天璋院的回复不会回萨摩时的喃喃自语:我知道她不会回来,因为我是她母亲;但我必须给她写这封信,因为我是她母亲……看到这些真是泪如雨下。知女莫如父母。

一、字幕。

于一的人生转折,出现在遇见萨摩藩主岛津齐彬。本该像平常女孩那样嫁人的她,被齐彬大人收为养女,成为了萨摩藩的公主。而之前一直陪在于一身边的老女,因自感身份低微,自尽而亡。老女生前告诉于一“女子的路,是一条笔直的路,既然决定了就不可以回头。”这句话也成了日后支撑笃姬度过许多艰难日夜的信念。

      天命
      我们这个年纪,早已疲倦于一眼看穿好人坏人的剧情。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的分明,历史人物的作为都有其时代背景。
      此剧中没有完全的坏人,即使所谓“第一眼坏人”,“坏”也事出有因、体现逻辑与合理性,是历史的宿命,或者说日本人信奉的“天命”。
      从最初几集中萨摩藩家老调所广乡从事走私、制造假币,被调查事发后喝毒药自杀并承担所有责任,到一手挑起“安政大狱”的幕府大老井伊直弼被刺杀,两者生前都和笃姬长谈,都强调自己身处该位的职责与天命,于是当看到他们被迫走到生命的终结时,不得不感慨。
有人说,西方社会是权利本位,即崇尚个人平等与自由,中国社会是权力本位,即官本位,日本是责任、义务本位。深以为然。

这里的字幕不是翻译的字幕,而是提示人物、地点、时间的字幕。尤其是历史题材,对于时代背景、地点人物的介绍是必须的,不能奢求每一个观众都能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个人的身份。走向共和讲的慈禧到孙中山的一段历史,经常在新出现一个人物时给一个近镜头,然后停顿片刻,导演的意图一定是在提示,这个人是谁谁谁,但大眼瞪小眼,我们还是不知道这是谁。然后有人叫他的名字,以为这下终于可以知道了,可对方称呼的是那个人的字,比如汤生-辜鸿铭,卓如-梁启超。这两个人物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又有几个知道他们的字呢。比如李鸿章,字少荃。有的人叫他少荃,有的叫李中堂。我们只能通过李中堂来判断这是李鸿章,这个不便让我们在看电视剧时,总是后知后觉,雾里云里。

笃姬关心政事,关心身份低微之人,结识了西乡、大久保等人,还有去过美国的约翰万次郎。笃姬、尚五郎、西乡、大久保,这些昔日的好友,日后将成为改变日本的重要人物。

      此外,精彩的剧情必然离不开矛盾和戏剧冲突,需要局部夸张。但全剧历史大事件介绍非常清晰,表现形式上,每集开头的上集回顾也会再次强调重要历史细节。据说这部剧是打破了以往幕府末期大河剧收视率不高的记录。如果想了解幕府末期及明治维新,自然不能错过。

 

作为一个开明的大名,齐彬大人一直怀着改变幕府的理想,也是为此才收笃姬为养女的——为了让她嫁到德川将军家,说服德川家定任命一桥庆喜为下一任将军。笃姬也是怀着这样的信念去往大奥的。

而三国演义是很好的例子,交代剧情发生的年代、人物姓名,还有古人的字,都是非常有必要的。这甚至决定了历史知识的普及程度,当然前提是该剧经过一定历史考证,可以相信。即使有些观众只是抱着看看玩玩的心态,必要的提示一定会更加吸引大家去关注,进而通过其他的方式来了解剧情,了解那段历史,反过来更加投入到该剧当中。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笃姬与家定大人深爱着彼此,笃姬决定作为德川家的一员活下去,支持自己丈夫的决定——任命庆福大人为下一任将军。笃姬没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夹在萨摩与德川家之间,进退两难。

 

不久,开明的齐彬大人因病去世,他写给笃姬的信成为了解开她心结的良药。而家定将军也因病去世,庆福大人成为了德川幕府第十四代将军,并改名为德川家茂。

比如笃姬里,几本人物的提示,江户京都大阪地点的字幕,历史年代年号的标示,清清楚楚。同时增加了可信度,当你怀着一种在看真的历史的态度在观看时,其中心境不必赘言。

家定大人的去世让笃姬很受打击,守护德川家成为了她活下去的意义。家茂成为了笃姬新的家人,笃姬的身份也由御台变成了大御台,作为德川家茂的监护人参与政事。

 

新的萨摩藩主岛津久光,是齐彬大人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想继承齐彬的遗志——改革幕府。此时的尚五郎,已经成为了小松家的养子,并与小松近结为夫妻,改名为小松带刀。不久,久光与小松带刀一起带兵前往京都——朝廷的所在地。

二、旁白。

在京都,久光狠心清理了萨摩的脱藩武士,获得了朝廷的信任,负责京都的防务。在萨摩的要求下,一桥庆喜成为了幕府将军的监护人,握有大权。

和字幕一样,必要的旁白会让观众对剧情有一个大概认识,即使是人人皆知的事实,简要的叙说都不会显得累赘,反而会有一种带入作用。而对于那段历史不熟悉的人而言,没有旁白,就仿佛将自己置于原始森林中,一时找不到方向,进而有丧失兴趣的可能。

为了实现公武合一,天皇将自己的妹妹和宫嫁到了德川家,成为了家茂的妻子。和宫的使命是劝说幕府实行攘夷,讽刺的是,与笃姬一样,和宫爱上了家茂大人,并决心支持丈夫的决定——不实行攘夷。

 

不久之后,因为尊夷与攘夷的分歧,日本处在分裂的边缘。攘夷派长州藩进攻御所,在萨摩藩的抵抗下失败。从此,攘夷派在朝廷失势,尊夷派右大臣岩仓具视掌权。

比如汉武大帝里陈宝国扮演的汉武帝后半段才出现,儿时的小演员跑来跑去跑了很久,总觉得是但又不能确定,后来出来的次数多了推测也变成了八九不离十,原因就在于汉武帝刘彻在小时候名字叫做刘彘。而大河剧的风格肯定是一个超级沧桑的声音用坚定而期盼的语气说到,这个小宝宝,就是后来的汉武大帝,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他给了一个族群挺立千秋的自信,他的国号成了一个民族永远的名字。

朝廷下令讨伐长州藩,幕府将军家茂亲征。可是,萨摩藩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要想改革幕府,离不开长州的帮助,于是萨摩与长州暗中联合对抗幕府。没有了强大的萨摩藩的帮助,幕府迟迟无法攻下长州藩,家茂大人也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年仅二十一岁。

 

为了挽救再无威信的幕府,庆喜成为了第十五代将军。萨摩计划讨伐幕府,为了实现和平改革幕府,坂本龙马提出了“大政奉还”的改革理念,幕府被迫接受。庆喜率军退至大阪,积蓄力量准备反攻。然而,萨摩藩在岩仓具视的支持下,拿出了朝廷赐予的“锦之御旗”——朝敌的象征,幕府军大败。

想观众之所想,重视细节,这一点反映在日本的各个行业各种事件上。前一段看到一条新闻,一个人偷了一家院子里的柿子,主人出来追了20多分钟。最后追上,主人和小偷扭打在一起。小偷偷了几个柿子,答案是一个,而且追了20分钟。听后爆笑的人一定占多数,至于吗,为了一个柿子,追20分钟,主人似乎还是70岁的高龄。但这就是日本人的细节,天天电视上放的新闻肯定没有可能上我们的新闻联播,新闻三十分,如果这些节目还存在的话。(似乎这个例子不大合适)但有人问了,你偷东西对吗,一个就不算偷了吗。就像日本总是指责中国对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的夸大而企图掩饰杀人的事实。杀一个人,和杀几万人,都是犯罪。

落魄的庆喜将军独自逃回了江户,而朝廷打算派兵进攻江户——幕府的大本营。在笃姬的深思熟虑下,为了避免战争,向朝廷交出了江户城,保全了江户的百姓和大奥。幕府就此灭亡,但德川家得到了延续。

 

此后,笃姬身边的人一一去世:小松带刀,和宫,母亲,西乡,大久保……她的一生是多么伟大而又孤独啊!远离家乡(再也没有回去过),远离父母,丈夫早逝,“儿子”也早逝,最好的朋友小松带刀三十六岁就去世了,看尽繁华与纷争,一心守护德川家,坚守自己的信念,是日本伟大的女子,是幕末当之无愧的第一夫人。

三、历史的重叠。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西湖飞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日本的历史不像我们那么悠久,能拿出来拍成电视剧的历史阶段不像我们的选择那么多。虽然我们的历史剧没有他们那么火,也没有他们那样的坚持,资源浪费似乎是我们的传统。所以大河剧的主要题材集中在两个历史阶段,一个是战国时代,也就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的时代(15世纪中叶到17世纪初);一个是幕府末期到明治时代,也就是西乡隆盛坂本龙马明治维新,新选组笃姬都是这个时期。

 

取材集中于这两个历史时期,自然会出现重复的情节,重复的人物。也许有人会觉得千篇一律,其实不然。比如我们的三国演义,很显然刘备是主角,曹操是他的对立方,刘关张是家喻户晓必不可少的故事。那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怎么样,以曹操的眼光来看三国,肯定会有不同的收获,刘备成为配角,曹操的奸佞和才华更多地被剧情渲染,变得更立体更丰富。然后再拍一部诸葛亮,关于诸葛亮从小到大的历史我们并不熟悉,然后慢慢出现刘备,曹操,然后作为军师尽忠蜀国。诸葛亮的视角肯定又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体会,这样几部片子下来,对那段历史的认识,加上历史考证的托盘,很显然我们会得到历史教科书永远无法企及的历史认识和基础常识。

 

而认识自己国家的历史,跟学习的专业和个人的兴趣无关,是必要的也是有义务了解的。

通过剧情了解历史事件,进而激发对历史人物或事件的兴趣,找书目阅读,非常美妙的良性循环。

 

四、笃姬。

为了提高大河剧的收视率,2008年度的大河剧聘请了年轻演员来担纲。你能想象让电影赤壁的组合在每周日都出现在电视里,为你讲述一段历史,是一种什么概念吗。而大河剧可以满足这些需求,更多地是让人佩服剧组编创人员的苦心和努力。

 

江户幕府是日本最后一个幕府时期,经过明治维新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带来了欧洲各国对海洋霸权争夺的热潮,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让每一个西方人对神秘的东方,黄金的国度无比向往。而在这样一个大历史背景下,江户幕府的萨摩藩的大名岛津意识到时代变革的来临,有意识地了解造船技术,了解几百年锁国造成的闭塞和落后带来的弊端,有经济实力的基础,有对时代变革的敏锐嗅觉,自然也会采取不同于常人的举措来试图影响这个时代。

 

笃姬是萨摩藩(今鹿儿岛县)岛津家族一个分支的女儿,岛津家的藩主甚是喜欢她于是收为养女,然后将养女推荐给幕府将军作为将军的正夫人。通过联姻达到对政治话语权的控制,这是中外历史的惯用手段。而笃姬,一个女孩子,将成为一个牺牲品,成为政治的工具,来见证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从自己家到藩主家,从藩主家到将军家,告别自己的父母长兄成为别人家的养女,然后告别自己的养父成为将军的夫人,告别自己的家,告别鹿儿岛到遥远的江户,也就是现在的东京,从一个女孩到将军夫人。然后见证江户幕府的结束通过自己的努力无血开江户城,解救江户的民众于战争的蹂躏。从高台之上成为一个普通女子,进入新的明治时代。

 

每天看一集,最后几集感动的落泪,亲情贯穿始终,友情为红线,牵动着心弦。

朋友T说,看李米的猜想不哭不是人,我却没有落一滴眼泪,也许有期待。

但看笃姬,确确实实感动的有点不像话。

而且,了解了历史,学习了知识,还享受到美景的诱惑,动情音乐的感染,不亦乐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