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是一部武打片,但不仅仅是一部武打片,它讲述的是正义与罪恶的对峙,是用大义写下的铿铿锵锵的生命诗章。
叶问,是一个最新武学的武痴,更是一个深刻理解了武学精神的爱国志士。他用武术伸张着正义,他用武术弘扬着国威,他用武术扛起了振兴中华的大旗。在和平的年代,他时常与别人切磋武艺,凭借炉火纯青的永春拳而享誉全城。在乡下人来踢馆时,并不开武馆的他在情况所迫下答应比武,他先是一让再让,但后来儿子一句:“爸爸,你快出手吧,妈妈说你再不出手家里的东西就全碎了。”使他终于决定速战速决了。一番猛攻逼得那人节节败退,拼死反抗也都无济于事,最终被打得落花流水。叶问此举为这个城市赢回了尊严。只可惜,好景不长。中国不久便被日本侵略,各个地区沦陷,正值战祸乱世的中国民不聊生,惨死无数。而面对日军无情的烧杀抢掠,沦为亡国奴的人们只是任祖国的身躯被日本的铁蹄践踏而无能为力。叶问一家的住所也被日本鬼子霸占,他们一家三口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也过着食不果腹的艰辛生活。叶问眼看着自己的同胞们承受着日军的肆意侮辱和蹂躏,看到朋友武痴林以及其他同伴死在他们的魔掌之中,他终于无法再忍受这种屈辱,毅然在日本人的比武场上一举击败了是个日本人。在日本将军问及他的名字时,他说:“我只是一个中国人。”他不是为了米而来的,他无视在那时胜比黄金的十袋米,捡起了带来的半个地瓜和逝去的武者留下的溅满鲜血的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比武场。后来,他进行了一次与日本将军的终端对决,在这之前他在被监禁时不肯吃一口日本人给的饭。他走向比武场时,持有的是一身浩然正气,是对中华武术精神的深刻理解,是对祖国的无尽的爱。正是因此,叶问意志坚定,从容无畏。他灼灼的目光分明是要将一切邪恶摧毁,他宁可粉身碎骨也不愿意祗辱于那帮丧尽天良的匪徒的脚下。他孤注一掷了,他决定放手一搏。比武场上,他正气在胸,以记记拳如流星,似闪电,如暴雨,似冰雹,噼噼啪啪的击去,击得对手措不及防,招招败退。终于摆热本军关闭在一个木桩上,亲手断绝了他的性命。叶问的传奇告诉人们:武力不是暴力与蛮横,而是正义,是气节。他用一股正义化作可以战胜一切邪恶的力量,用凛然的气节奏出了铿锵的生命乐章!

《叶问》,一部展现中国人气概的爱国题材电影。影片通过刻画叶问这个形象展现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人民宁死不屈顽强抵抗的爱国主义精神与团结互助同仇敌忾的民族凝聚力。在众多喜剧贺岁片中,《叶问》独树一帜,上演了一幕热血悲壮的爱国诗史,成为目前贺岁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
 
电影《叶问》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佛山的故事。佛山因为出了黄飞鸿而以武术闻名天下,因此也有很多家武馆在此成立。叶问是当时佛山最厉害的拳师,打得一手漂亮的咏春拳,但他由于家境与个人性格的原因,并未开设武馆,可人人都知道叶问,就是佛山第一。一九三六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大举侵华,佛山被日本攻陷,叶问的住宅也被日军占领,叶问一家被迫流落街头。由于生活困窘,叶问只得去煤厂工作。某天日军来到煤厂提出只要有人去日军基地比武就可换取一带大米。起初叶问并不在意,而后因为好友武痴林去日军基地处比武惨遭日本人杀害,叶问为挽回中国人的尊严主动提出去日军基地比武。来到日军基地恰巧看见曾经开武馆的廖拳师惨遭日本人枪杀,一时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涌上叶问的心头,他上台直呼要同时挑战十名日本武士,也正是这一举动使得他被日本将军三蒲所看中,当叶问击败所有日本武士离开武场后,三蒲下令捉拿叶问,并强迫他教日本武士中国功夫。叶问宁死不从,并提出要与三蒲对决。三蒲也是一位武术好手,他答应了叶问的要求,并当着全佛山人的面与叶问对决。擂台上叶问愤怒地将三蒲打倒,就在他即将走下擂台的时候,叶问被一名日本军官开枪打中并跌下擂台。幸运的是叶问没有生命危险,并在好友周清泉的帮助下挟家人移居香港。
   《叶问》是一部功夫电影,所以里面的武打场面自然是本片最精彩的部分。影片运用慢镜头展现精彩激烈的武打场面并通过特写一些武打的招式来表现咏春拳的魅力。金山找与叶问的两次交手可以说是本片精彩的打斗场面。金山找是以快、狠的招数制敌,而叶问的招数则灵活轻巧,像太极拳一般。导演在拍摄他俩打斗时通过慢镜头展现金山找的拳术并特写叶问接金山找招数的手法,使咏春拳的魅力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受众面前。见招拆招以巧制胜是咏春拳的魅力所在。叶问在打三蒲的时候,导演巧妙地通过擂柱转场,转到叶问家里的木桩上,这一镜头的运用既表现了叶问打三蒲的轻而一举,同时也体现了叶问对三蒲及日本侵略者不屑的态度。在叶问中枪摔下擂台的时候,导演也是通过慢镜头展现叶问摔下去的动作,并通过主观镜头展现叶问昏倒到最后一个画面,这是导演也适时地推进特写了周清泉、妻子张永成以及他儿子叶准痛苦无奈的面孔。这一系列镜头的运用,特别是慢镜头展现叶问倒下的那一刻,叶问似乎并不悲壮,反而是以一个优美的弧线在空中缓缓坠地,这一艺术化镜头的展现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叶问是中国人民的榜样,他不会就此离开,即使倒下,也是很光荣的!特写镜头的运用使本片在武打为主的场面中更注意细节的刻画,且加深了本片本片沉重的一面,使得场景气氛更压抑更悲壮。如在日军基地表现廖拳师的死时,导演特写了他中弹后血从脑袋中慢慢溢出的场面,极其惨烈,同时又特写了掉落在他身旁的那一带白米。红与白的对比,给受众带来了极大地视觉冲击力。那特写白米的镜头此刻以不单单只是一个镜头了,它表达出了为大米而放下尊严,贪生怕死的人的下场,更具讽刺意味。在叶问比完拳回家后,导演特写了叶问受伤的手,这一镜头推进了剧情的发展也表现了叶问崇高的民族气节。当然,特写镜头在本片也有表现人物形象与性格的一面。在影片开头,导演就是特写叶问用手将李钊的枪的弹夹击破的场面,并连续特写子弹落地的场景,借此表现叶问高超的功夫及他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性格。影片通过特写叶准的画来突出表现叶问醉心武学的心态及叶准缺少父亲关心的思想情感。再有一个特写镜头就是武痴林的弟弟打开他哥哥一直寻找的铁盒时却发现里面只是一只风筝,这个镜头极具震撼力,在人物心里上不禁表现武痴林伟大的亲情,在剧情发展上也照应了开头以风筝引发的误会,一切都是以风筝为导火线,误会也是通过风筝来结束的。
  本片的色彩与摄法用得独具匠心。彩色与黑白的交织,黑暗与光明的碰撞,正义与邪恶的对抗。在日军的比武场上是通过黑白画面展现的,再有的就是红色,很有《辛德勒的名单》的韵味。通过黑白画面展现日军偷学中国武术的无耻行为及中国人民惨遭日本人迫害的场面目的是表现那一段历史的昏暗与残酷。加上鲜血的颜色造成红与黑白的强烈对比,更加渲染一种悲惨的氛围。在展现日本军官询问三蒲是否要秘密处决叶问的时候,导演通过电灯打下的光在加上监狱柱子的影子拍摄,表现了日本人阴险歹毒的一面。在影片开场与结尾都加入字幕表现交代影片的背景,特别是结尾背景资料的运用,通过特写一些老照片来左证这段历史,使影片更具真实性、历史性与说服力。
  再谈谈演员。甄子丹不用说,把叶问及叶问精神都演出来了,但用任达华去演一个文质彬彬的生意人我始终看得不是很痛快。因为毕竟看展现他刚劲一面的电影比较多,这么看始终觉得他还是缺乏那种书生气,即使是带了眼镜。熊黛林把妻子与母亲这个角色演到位了,不论是厌恶打架时生气的一面,还是体贴丈夫时温柔的一面,亦或心疼儿子慈爱的一面,熊黛林都演得十分逼真。尤其是在结尾她在车上哭着说着那一段动情的肺腑之言的时候,想必谁看了都会为她的表演而感动的。

在影院二看叶问,有些新的观感不吐不快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人物v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片中的字幕有几段很狗血,和当时的场景根本不合,字体也明显不一样……
最后那段茫然四顾的场景这次很仔细的看了,确实是茫然的表情,并将振臂高呼的围观人群和日军入侵后萧索的街头上的惨景重叠,仿佛有导演想说的话在其中
即使他一人武艺天下无敌,也无法改变整个时代的惨状,激励了眼下的这群人,也无力扭转日军侵华肆虐的现实。一个叶问能打倒一个三蒲,十个日本人,能打倒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么?又不是风云里的关云长,一记倾城之恋就足以屠城那样科幻魔幻……

转引电影里的字幕:叶问拒绝日本侵略者的威逼,用双拳唤醒中国人的团结心。
…………

三蒲,这个长得像PB里的Micheal的日本将军,眉目如画(有一个场景不知道是不是叶伟信有意为之,黑暗中上方有灯光投射下来,看得到他长长的眼睫毛)。
总是挺直着背,坚持武士道的公平精神,阻止佐藤杀叶问。
和那个总叫嚣张狂的佐藤相比,他显得那么镇静从容,甚至有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风度。

但我只觉得他绝对的可恶!!

在棉厂对叶问说的那段废话P话:什么“从你和皇军作对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什么“那样的话,你还有半点生存的权利”
你一个外来强盗破门而入抢掠,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生存,还需要你批准?
强盗逻辑!
半点生存的权利?那是什么东西,白送给你,你要吗?

即使金山找出手狠辣挑遍武馆街,但死在比武场上的,纵观全片,只一个武痴林,就是命丧三蒲之手。
他冷静沉着,他口口声声坚持武士道,比武场是练武之地,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忘记,在之前一天他在比武场上活活将武痴林打死。在他眼里,中国人的一条命不值得他挂在心上。

佐藤发疯般殴打中国人的时候,他在一旁冷眼旁观,不出声阻止,更没有表情。
他不出手,只因为他潜意识里,这个被打被侮辱的中国人根本不值得他出手:练武场上他活动拳脚是一对三,因为他觉得中国人根本不配一对一和他单打独斗;李钊被殴打,他就在一旁闲庭信步看着,周清泉也一样。
佐藤就像他的一条狗,他身体之外的一个延伸,代替他执行殴打的任务。佐藤固然可恶,但三蒲更不是好人。

那个时代进入到中国来的日本军人,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好人。他们的差别,不过是可恶和更可恶罢了。

并不因为你的态度比较不嚣张,你有打手帮着你揍人衬得你清高热爱和平的冷血,你坚持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死要面子没有算计对手,你长得漂亮不像部下那么歪瓜劣枣望令人恨不能痛扁而后快,就代表你是个好人你值得让人欣赏喜欢。
所以叶问出手迅疾把三蒲当成木桩子演练咏春,我内心是叫好的。

我是外貌协会的,我承认你长得好看。
但是,如果我有叶问那般的身手处在那个环境里,第一拳就打向你那张与你的内心毫不相配的漂亮的脸。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借外表糊弄解决,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因漂亮值得被原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