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很多人对这部片子评价很低,而且说其说教意味浓重,险些让我放弃去影院,很庆幸还好我女朋友坚持拉着我去,确实冯小刚值得信任。在电影方面我没有专业素养,所以我从更广阔的方面来讲一讲这部电影中的事情。

看完片子后,觉得很不错很有意义!
看到网上很多人说不好看,我实在忍不住了,特意注册说两句自己的看法!
9159金沙游戏场,此片三个小故事说了三句话:
第一个故事说的是:当今社会为官贪腐的丑恶嘴脸,是对当局的抨击!
第二个故事说的是:冯导自己的羁绊,之前太多人说冯导只会拍商业电影,没有艺术气息,没有内涵,肤浅的导演,一个字“俗”。冯导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种没文化的导演,就拍了几部“不俗”的烂片。他当时没想到,全天下大多数都是“俗人”,他的那些“雅”片“俗人”根本看不懂,就没有了市场。后来他清醒了,所以今年你又开始拍了他擅长的“俗片”。
第三个故事说的是:当今社会的“拜金思想”!人人都很想当有钱人,都崇拜“富豪”,甚至“仇富”!他告诉人们其实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没必要去羡慕别人,别人的生活看起来光鲜,其实可能还不如你!顺带冯导还调侃了下当今的房市!
最后的片段,说的是人类的问题:人类的贪婪导致生态环境破坏,属于公益广告!
最后一个镜头,说的是:喊口号、吹牛逼没有人不会,但是实干没几个会的!
这就是本人对《私人订制》的一点观后感,说的不对的,不准吐槽!仅此一家观点!

确实这些年来,国人的思想在飞速的进步,权利意识,世界意识,社会意识在不断的加强,我们至少不会像过去一样,被骑在别人身下的时候还完全不知道在给人当牛做马,会有人去呼喊争取更多人的权利。但这样的进步的还不够快,我们中的大多数,可能至今还缺乏责任与义务的意识,而环境,社会可能已经无法承载我们的缺失。冯小刚不是鲁迅,没有那么尖酸,也没有那么歇斯底里,不会摆出你不这么做我就要批判你的态度。以前他总是随意调侃,但这次最后来那么一段近乎无厘头的道歉,什么原因?我想是他明白我们真的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时刻,不得不以最直接的方式讲出来。这种笨拙的强调好像是在说,你不明白,我教你。但结果是我们中的大多数还像叛逆的中学生,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不听老师的话。替冯导说一句,话说到这份上你都不听,只能送你四个字“冥顽不灵”。

在回到电影的主体部分,前篇是个引子,甲方乙方相似的桥段,一定程度上是说明该片是承袭前作,或者说直接就是翻版。联系全片,个人揣测认为这个片段或许还有一层引申义指的是现在的人学会了反对,却忘记了支持。

第一个主体故事有人甚至说是给官员洗地,向当权者投降。我觉得这种观点是肤浅和幼稚的,一定程度上,这其实反映了冯导更深层面的思考。官员贪腐本就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可以说这是一种社会价值倾向的集中体现。官员来自于社会,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草根(我不讨论透明天花板问题,因为上面的人虽然少,但至少目前的阶段大多不是所谓的各种二代),虽然我们的官员不是民选的,但却是依然是社会价值倾向的集中体现,他们不是天上掉下来支配社会的。意识形态决定社会秩序,我们今天会有这样的政体,会有这样的现状,本源在于我们脑子里的东西,是那些做人上人的等级思想,是那些随随大流的从众思想,是那些缺乏的社会责任感。官员贪腐不作为,我们其实人人有责。

第二个主体故事更像是一次讨论,对“雅”,“俗”的一次没有固定答案的讨论,这也正是我们会觉得故事层次不清的原因。雅俗本无界,把俗的都提出了,就会出现病态,这也是当今国内对高雅病态追求的写照,总是要做别人没有做的,做的多了就俗了,于是“逼格”也不断被拉高,甚至到了一种曲高和寡,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境界,比如现在流行的一些香道和茶道,一定程度上已失其本性,对其文化价值的过分炒作与金钱联立起来,有时候甚至形成了以文化为表象的物质攀比。很多人的爱好由真正的爱好变成了显示自己品味的工具,自然也就失去了内涵与乐趣。从另一个角度上看,这也是冯导对自己的调侃,调侃了别人那么多,忽然发现自己以前表达的的淋漓尽致的观点也不一定就对,五味陈杂,不知何去何从,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第三个故事一方面展现现在社会秩序向金钱主导转换,一方面表现温情关爱的主题,看似矛盾,实则不然。这里的金钱主导是一种中性的含义,其实质意义是以金钱来衡量社会资源的分配和社会地位(我不喜欢这个词,但现实情况确实如此),比如有钱能买到地,买到房子,受人尊敬,与之相对的是权力主导,血缘(族群)主导。这种金钱主导的社会秩序一定程度上是进步的(相比权力和血缘主导来讲),所以其实电影中并没有真的批所谓判拜金主义。而且与温情的主题不矛盾,正式这种秩序是的普通人有了满足普通人愿望的可能性。另外这个故事还狠狠的调侃了地产行业,作为业内人士我只能苦笑一下,最后那几句表面在说富人日子不好过,其实深层次确是隐喻现在危如累卵的经济形势,过高的地产估值导致了大量的负债,一旦房价下跌,不动产估值下降,链条断裂,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写点自己的看法。其实这部电影反映出了一种黑格尔式的哲学辩证法思想,冯导当年在电影里调侃很多人,很多群体,但回过头却发现可能当时的想法太过肤浅,忽略了社会大环境与系统的复杂性,在经历了很多之后,这次辩证的看,似乎看明白了很多问题,但似乎更加不明白,其实这就是一种螺旋上升的轨迹。我作为80后,经历了思品,思政,思修的顺从教育,建立了一种顺从的主导思想,而在高中学会反对与批判,迈出思想的第一步,时至大学走向极端,多有愤青之举,终于在大学末期开始修正,最终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与政治主张。现在我明白我主张什么,想要建立什么,而很多像我当年一样的声嘶力竭者却还只知道反对与抱怨。相比绝对的顺从,这是进步,但这个进步不具有建设性,破而不能立,最后就只能破罐子破摔,希望更多像我当年一样的人都迈出这个第二步,那我们的民族就会前进一大步,我们的社会就会前进一大步。

替冯导说一句,不懂,才说教,但得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