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迈克尔•曼拍出了堪称美式警匪片教科书的《盗火线》,在商业与艺术势不两立的纷争年代找到了绝佳的平衡,无论是文戏的内敛还是动作戏张扬,都可谓是警匪片中不可逾越的高峰,为后人所敬仰。于是在若干年后,克里斯托弗诺兰拍摄《黑暗骑士》片头的抢劫戏时参考了此片;本阿弗莱克的《城中大盗》直接照搬了此片;林超贤的《火龙对决》同样致敬过此片。如今新人导演袁锦麟的《风暴》又一次展现了《盗火线》的非凡影响。

一直以来,香港都是警匪枪战电影的重要输出地。吴宇森执导的枪战片对好莱坞警匪动作电影影响极大;刘伟强的《无间道》系列则让好莱坞名导马丁•西克塞斯直接照搬,硬拍成了美国版《无间道》。
香港警匪枪战系列对好莱坞警匪片的影响确实不小,那一时期警匪枪战片层出不穷,像吴宇森的《变脸》、《断剑》,迈克尔•曼的《盗火线》,都是当时名噪一时的经典枪战电影。
迈克尔•曼执导的《盗火线》是公认的全球最佳警匪片之一,阿尔•帕西诺和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警与匪堪称教科书般经典,该片在豆瓣上8.3分的评分足以见得影片的高品质。
最近有一部叫《风暴》的港片,确切地说是一部警匪枪战港片,让人看到了许多《盗火线》影子。
从预告片来看,刘德华、胡军、林家栋领衔的《风暴》在枪战效果和场景选择方面,已明显高于《盗火线》。
与《盗火线》中固定的警匪对决相比,《风暴》中硬气疯狂的警匪更像是打了一场“城市战争”。
城市战争,即让警匪枪战由“室内模式”跃为“闹市外景”,同时将场面规模上升至战争片甚至灾难片的等级。因此在影片中,平日繁华喧闹的中环,最终演变成枪林弹雨的现代战场。
在片方发布的预告片中,大家首次见识到了《风暴》的“城市战争”威力。起初一辆汽车被炸毁,继而在航拍镜头下出现整栋大楼连环爆炸的场面。再后面,诸如车辆带着火团被炸上半空翻腾、警员遭过猛火力打得匪徒浑身鲜血、刘德华手持冲锋枪在中环疯狂扫射、匪徒汽车被撞后一路“滑”下斜坡,乃至活人受爆炸冲击后
从半空堕楼或整个身体飞出去砸中车身等场面全部出现。可以说,《风暴》中警匪之间的惨烈与逼真的对决时刻都在挑动观众的视听神经。
9159金沙游戏场,此外,在警匪人物刻画方面,导演并没有画出很清晰的善恶脉络,而是通过案件的进展,逐步显露出警与匪善恶本性的变化。应该说,其结果颇让人意外。
除了预告片,《风暴》的海报也在透露着某种讯息。
在《风暴》的“天使与魔鬼”海报里,画面被一片阴冷而失落的浅蓝色调所笼罩,刘德华饰演的警察吕明哲坐在桌前,桌上一盏台灯不仅用刺眼而孤独的亮光照射着桌上的手枪与手铐,也让头缠纱布、神色黯然的吕明哲显得更加无助。
而在他身后一张城市地图的背景上,更浮现出两个表情完全相反的“吕明哲”身影。左方的“吕明哲”脸上露出看似柔和淡然的微笑,却在无形中让人察觉他心底埋藏着复杂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至于右方的“吕明哲”,表情则是眉头紧锁,面带戾气,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叫他难以释怀,最终被逼出最邪恶的人性。
不知真正的《风暴》会呈现出怎样的警匪关系,但肯定的是:刘德华将会比《无间道》中的“刘建明”更出彩。

首先给江志强的眼光点赞,去年的《寒战》发掘出了陆剑青和梁乐民,今年的《风暴》拉上刘德华一起把编剧袁锦麟推了出来,而这三人,在担任编剧或者副导演时作品并不出色,比如袁锦麟,从《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到《新少林寺》,你只能看到一个为导演服务的类型片编剧成手,但一旦自己掌握了导筒,其野心之爆棚就不可同日而语。

与《无间道》之后一味强调“真假”结构的港片大方向不同,《风暴》在开篇之际便从多个人物的家庭生活切入,刚出狱的古惑仔,替线人照顾孩子的警察,对丈夫充满希望的太太等。这一众人物通过不同的生活细节瞬间就勾勒出了一个立体饱满的社会大环境。同时也直接告诉观众,导演要讲的是人,而不是案子。随着剧情的发展,每一个配角都逐渐焕发出了其因有的魅力,他们在家庭生活上所遇到的困境,渐渐成为了推动故事发展的内在力量,人物的每一个行为也因此而被赋予了极具说服力的动机。这种在警匪片中浓墨刻画家庭伦理戏做铺垫的方法,恰恰是《盗火线》文戏处理上的精髓所在。

《风暴》扔出了很多硬货,比如警匪对决的枪战和爆破场面火力够猛,场面调度够炫技,“炸掉中环”的风头甚至猛过陈木胜、林超贤等擅长爆炸枪战的导演,刘德华的搏命和打不死比不上成龙至少也让人想起林超贤镜头里的谢霆锋,但袁锦麟在《风暴》里所展现的野心不仅仅是十年不遇的爆破,他想做的,更是故事本身在港片纬度基础上的极力拓宽,《风暴》不仅证明了香港电影的工业水平一直冲在华语电影最前沿,也在力图表明以“兵贼游戏”为基础的警匪片层次可以更高。

但是《风暴》在将《盗火线》的这种结构进行本土化移植的同时,也不忘融入近些年香港警匪片的主要风格以求稳妥。麦庄组合在《无间道》中开创的文质彬彬的警察谈吐依以及
“真假善恶”多元多抗的复杂剧情依然得以延续。“后无间道时代”反复出现的“对不起,我是警察”、“给我个机会,我想做好人”之类的主旋律台词在《风暴》中同样四处可见。当这些传统的标志性元素与全新的家庭伦理气息融会贯通后,整部电影在情感上以一种内敛的方式变得无比饱满了起来。

【天地倾覆 内心狂澜】
《无间道》以后,港式警匪片越发注重文戏处理和人物内心的挖掘,如同诺兰《蝙蝠侠》之后超级英雄也爱玩深沉一样,做英雄做主角不纠结几下怎么显得自己有内涵?直到《寒战》直接搬来了好莱坞的政治惊悚戏模式,警察局的内部斗争搞得像美国总统选举一样,文戏武拍,《寒战》成了话题之作。

然而,当观众慢慢融入进这些角色的生活之时,枪声响起,上演起了残酷的街头巷战。毫不夸张地说,《风暴》的动作戏完全继承了迈克尔•曼纪实枪战的风格,既冷峻又火爆。尤其是片中第一场街头遭遇战,对《盗火线》的致敬可见一斑。警匪双方的主观射击镜头全部都穿插了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拍摄,新人导演袁锦麟像迈克尔•曼一样,用扎实的镜头对现场进行全方位的纪录,甚至还充满了战术思维。由于匪徒们在人数上处于劣势,他们毫不犹豫地开火,通过强大的火力压制寻找冲出缺口的机会,彼此之间完美的相互配合就像一支职业突击队在打城市巷战。每一次扣动扳机后,炙热的子弹飞出枪膛后产生的火线都在3D效果的渲染下刺激着观众的眼球,营造出一种在枪林弹雨中身临其境的惊险体验。

“警匪片”三个字能容得下的信息量太大了。在《寒战》那里,这三个字可以将政治斗争、选举阴谋等政坛戏份拢入,而到《风暴》这里,这三个字冲上了街头,直接制造出了一场战争。

第二场楼道里的巷战戏,同样火力十足。警匪双方被迫在狭窄的密闭空间里短兵相接,但使用的武器全部都是手榴弹、霰弹枪与重型武器,让人凝神屏息,欲罢不能。类似职业突击队的悍匪依靠严谨的战术配合,把整部影片较量都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至于片尾最终的街头大战,完全称得上香港电影有史以来最猛枪战戏。用某位好友的话来说,这种火力,若是放在华语影坛,恐怕也只有八一厂的那些战争片能拿来比一比了。当然,视觉品质上绝对是要完胜八一厂好几个级别。大致估算一下,《风暴》中所消耗的总弹药量,差不多可以够吴宇森拍两部《辣手神探》,炸4次医院大楼。

说起香港现代枪战片,吴宇森的枪林弹雨英雄芭蕾之后,是杜琪峰的冷峻张力剑拔弩张,之后陈木胜、林超贤都在爆炸和枪战上各擅胜场,袁锦麟在《风暴》中玩的是近乎形而上的场面和气势,或许与他长期蛰伏于编剧层面之后的厚积薄发有关,动作设计和特效设计在这里力求翻天覆地,中间冲锋枪、重机枪到榴弹炮的连番轰炸如同一场现代化战争,而最后炸掉中环后的地面塌陷中甚至有灾难片的感觉,不仅炸掉中环,甚至要掀翻香港。

曾几何时,美国学者戴维波德威尔在《香港电影的秘密》中形容香港电影为“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这种感觉在香港电影日益没落、好莱坞大片日益泛滥的今天已经很难找到。然而《风暴》“师夷长技以制夷”,用好莱坞警匪片的语言讲述香港自己的警匪故事,又再一次让人重温了香港警匪片应有的锋芒。同时,也昭告了诸多负责审查的老法师,只有用好莱坞的方法制作比好莱坞更猛的类型片,才有希望有效对抗好莱坞大片的大举入侵。

《风暴》几乎没有前戏,袁锦麟给予这部导演处女作的世界观设定是直接的,警匪交锋正邪对决直接短兵相接,不需要铺垫和蓄势,看似崇尚简单直接的“以暴制暴”,如同《杀破狼》《导火线》一样以牙还牙针锋相对,但又在爆裂骇人的枪战爆破中保持着极其冷峻的视角,直至让观众随着导演的视角去看待局中人的命运,尤其最后一场警匪对决的戏,吕良伟率领的悍匪火力全开,而之后冲锋枪和盾牌的飞虎队显然处于下风,悍匪通过炸掉煤气管直接炸掉了中环,刘德华内心的挣扎,林家栋亡命奔逃……

此时再想想“风暴”二字。

影片给了几次从海上平视香港的大全景,最终高潮戏来临的时候,风暴欲来黑云压顶,整个香港处于一种极其压抑、紧张、不安的气氛中,其实,这才是导演袁锦麟给这部电影设定的基调:阴郁、暴躁同时举棋不定。“风暴”这个自然现象与悍匪狂潮席卷掀起的风波直接对应,但袁锦麟野心何至于此,他的深沉玩得更大,刘德华饰演的吕明哲在这场风波中的内心狂澜,更加翻天覆地般骇人。

【苦海深渊 冷眼旁观】

所以袁锦麟玩的是近乎形而上的场面和气势。

几次看香港的大全景基本以平视为主,这是一个冷静旁观者的角度。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刘德华饰演的高级督察吕明哲够苦逼,罪恶嚣张,善者成了一种懦弱,而林家栋的“我想做一个好人”如同当年刘建明附体,却又别一番况味。刘德华和林家栋的角色在善恶之间的穿行到逆转,刘德华陷于灰色地带又想让林家栋不得见天日的纠结,期间人物内心斗争的狂烈,也只能用自然的风暴和悍匪掀翻香港的狂澜来表现,所以如果你看到2/3的地方觉得导演有些失控,导演有失控的地方,但绝对不是这里,因为联想到影片的主题,这绝对是导演刻意为之。

片中卧底临死之际念了一段基督教的祷文,其中有那么两句“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是用来点题的。一个电影如此突出自己的主题用意未免有些刻意,但从这里出发更能理解导演全景看香港时的旁观者角度,以及刘德华、林家栋两个人物关键戏份时的处理,刘德华面对销毁证据最佳时机时的痛苦纠结,林家栋在雨中面对姚晨时镜头对手与手枪的特写。如果临死之际的祷文代表一种宗教情怀的祈祷,而后恶人不断的嚣张,好人步入深渊或者作困兽之斗,“免债”成了尚存善念的主角的死循环,但被炸掉的中环与地面不断塌陷的香港,似乎在等待一场末日到来来改变一切。剧中人物命运走向或苦海或深渊,导演也只是冷眼旁观。

【厚积薄发 操之过急】
回归以来,身份认同危机一直困扰着香港,身份焦虑、存在危机带来的内心纠结,以及善恶交界、灰色地带带来的自我拷问,长期以来在香港电影中影影绰绰却挥之不去,于是近年看到的港片经常很虐心。《风暴》超出了身份焦虑的层面,探讨的是一种共同的主题。格局上升,片中很多场景也与港片传统中不同,比如放鸽子,这鸽子放得跟吴宇森的浪漫英雄情怀截然不同,撞车、鸽子蜂拥飞出、人物在鸟群中屏息待战一触即发,镜头剪辑一气呵成,快、准、狠,而且够直接,完全没有丝毫释放情怀和酝酿情绪的地方。而包括片尾煤气管道爆裂时很多场景处理已经极其好莱坞化。

主题意识已经足够牛逼,导演的厚积薄发看起来才气逼人,但野心太大难免有失控之处,刘德华和林家栋两条线之间的处理不够流畅,而两个反派的衔接安排也有问题,所以影片前半部分是有断裂感的,但第二个高潮戏足够让观众完全代入剧情,不断升级的枪战爆破戏制造的视听震撼,也让这片子看起来好像很商业似的,其实这个片子可以挖得很深。只是,导演还是太着急,拿到导筒不容易,要表达的东西也太多,这场风暴刮得也够急,但好歹保证了完成度。

总体来说,《风暴》出人意料,警匪片这个片中已经被香港电影人玩得烂熟,掰开了揉碎了不断产生新的变种,而袁锦麟这个导演也代表了一种趋势,编剧转型导演会有更多惊喜。

相关文章